嫣荒

孙黯特仑苏。:

今天和刚分手的好友一起去吃泰国菜。她已接连消沉了好几天,吃鸭脖都不能挽救。之所以介绍这家餐厅给她是因为这家的烤肉拼盘和咖喱鱼丸面有初恋的味道,多少能分散一下注意力。

两个人在桌上边吃印度飞饼边唉声叹气,不知道恋爱有何用,谈了怎样,反正总要分;如胶似漆怎样,反正不能天长地久。

我想起我高三时经历人生中第一次恋爱,从书山题海一路谈到大学校园,那时年轻,一言不合就要奋不顾身,每个月八百块的生活费我能从牙缝里挤出六百,买一张连夜的硬座票,坐十七个小时的火车,从山东跑到山西去看她。对象喜欢德芙巧克力,圆圆的一盒好几十块,我穷得中南海都不舍得抽也能眼睛不眨的买下,她和我一起住学校门口八十块一晚的小旅馆,夜里冻得嘴唇都干裂。我和朋友说,那时候真苦啊,瞒着家里人悄默声地跨省,谈什么几把恋爱,最后还是被甩了,我到现在都不能忘怀。

哪怕现在六百块对我来说根本不算什么,我自食其力,在钱上再不用咬紧牙关,给父母买他们想要的东西,成千上万不在话下,嫌火车不方便可以坐飞机,去的地方更远更辽阔,可我再没谈过那样的恋爱。

谁没有二十岁傻逼兮兮的时候。

后来大家都学聪明了,会有所保留了,爱抖机灵和玩套路了,知道握不住的时候先撒手了,一个个都跟人精似的,那时候的姑娘呢?

在别人怀里了。也许她会回头,还想让你抱她,那也没用了。

咱们都不傻了。

往前走吧。火车还没到站,你哪能说下就下。


评论

热度(544)

  1. 嫣荒孙黯特仑苏。 转载了此文字
    孙黯特仑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