嫣荒

青春电影

孙黯特仑苏。:

女孩儿今年上高三了,还有两个月过十八岁生日,她不好看,身材有点臃肿,校服很丑,但足够掩盖大腿的胖。唯一可以骄傲的是一头黑亮的头发,然而学校不给留长。出门前母亲一边把包装好的饭盒递给她一边说道千篇一律的话,她不想听了,关门关得飞快,一路小跑去车站,公车上人很多,她喜欢的男生也在,她摘下笨重的黑框眼镜,装作在擦镜片上的热哈气,其实想让他看看自己稍微好看一点的样子。


九点大课间,高三年级由教导主任带领着绕操场跑步,几百号人机械的围成一个圈,不知道跑去哪里才算个头。班主任背着手站在队伍前面,专揪那些手中没拿复习资料的,他们对努力的定义是“争分夺秒”。她也被骂过,因为在课间掏出耳机听了五分钟的歌,回家继续听父亲的骂,那上升到整个人生的尖刻指责却在末尾带上一声苍老的叹息,不知怎么就抵消了她心里的恨意。晚自习讲数学题,上一节课刚做过的题这节课又忘了步骤,她看着黑板上挥舞的白粉笔,觉得自己在听天书。她把自己尽量缩在书桌上的一排书本后面,一闭上眼就回想起父母的叹息。十点晚自习放学,她提着空的饭盒回到家,背书直到夜里一点,似乎这样能让她看起来刻苦一点。客厅里有轻微的响动,母亲弄了切好的水果和牛奶放在门口,隔壁卧室的灯早就黑了。她看着自己桌上永远写不完的卷子,忍着哽咽把盘子端到屋里。


曾经一眼望不到头的日子终于在次年六月结束了,最后一科考完的晚上,全班去吃散伙饭,大家问她喜欢谁的时候她只是喝酒,她第一次喝得满脸通红,好像从没说过这么多话,回家把两大箱子教科书和几本崭新得连名字都没写的习题拖到院子里一把火烧了,站在一群纳凉的老太太中忽然放声大哭。

评论

热度(7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