嫣荒

1-800-273-8255

孙黯特仑苏。:

忘了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不再跟人聊天了。这里的聊天不是说废话、撩闲吹水,我也不太想骂人,以前我特别喜欢骂人,长篇大论不计后果的嘲讽,此时想想是非常幼稚的表达欲,过分想要向人展示自己的立场,现在觉得并不有趣,也不可爱。我不知道大多数人对“可爱”的定义是什么,是值得爱?值得谁爱?或者仅仅只是一句概括的形容,赞美、表达自己想要亲近的心情,无论哪种我觉得都很好。我都想要。


我不愿再做隐忍的好人,我想说出来。我会回复毫无关联的人的日常晚安,会安慰他们,哄他们,帮有需要的人解决生活和情感上的问题,有读者告诉我买到了瑕疵本盗印本,我在有时间和精力的时候也愿意写一张签名寄过去,这样的我算不算好人,够不够可爱,值不值得别人喜欢。我不是一个特别在意别人想法的人,可我无法忍受抹黑。我曾经被自己信任的人捅刀,被人背后中伤,有很长一段时间放弃表达,我不想我说的哪一句话被曲解,被利用,被添油加醋,因为爱是单方面的,他人随时可以选择放弃和恨,而我只能接受,所以我放弃了跟他们交流,真的是看到那种不断被推送的信息我都强迫自己不去在对话框里打字。我知道有人说“想不到你是这样的人,言尽于此吧”,我想说言尽你妈逼的于此,你他妈没有资格跟老子说这种话,你个傻逼根本不知道我背地里做了多少,你不懂就滚。有人说我变了,有人说心疼我。我什么都没说,卸载了微博,关了私信。写了文章有没有留言反馈也不怎么关心。我好像一夜之间变成了畏畏缩缩的大人,那种正经历着中年危机、做一份卑微的职业、每天被老婆打骂还不肯离婚的谢顶大叔,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也不知道这样的倔强和坚持有什么意义,大概只是因为酷。


我有点儿厌恶跟人谈论自己了,仿佛这是一种动机不纯的炫耀,我也确实没有足以拿来炫耀的资本,我在这个年纪经历了爱情和死亡,前者没有结果,后者就是结果。得到结果的人生就是完整的,似乎这样想会让我稍微感到轻松。但我只有结果,没有等来任何崭新的开端。我过得还和从前一样,隔一段时间要为了写商稿熬到深夜,我剪了头发,防止它们越掉越凶,烟复吸了,出去喝酒独自走回家的路上不知道应该干点儿什么。我知道自己是没病的,我会定期检查,健身,主动调整自己的心态,不是每个搞写作的年轻人都非他妈要得点儿什么病。每逢想起有钱可赚的时候我也是发自内心感到快乐的。我承诺了要帮父母买房,现在却连首付都未攒够,我没想过什么时候是个头,但母亲却因此责怪我不去爱人,不去和别人维持一段甜蜜而稳固的关系,我和她吵了一架,他们用这么多年给我灌输贫穷,却异想天开地以为我在应该的年纪就能去做应该的事,我除了写故事和赚钱以外没有任何指望,去参加朋友的婚礼也只感到困窘和迷惑,到底我该选择什么样的生活。


怀疑不是绝对的坏事,反驳也不是唯一的争取,你可以死不认同并保持沉默,你可以心中有爱但不宣于口。


我说完了,再说得等下回。

评论

热度(567)